前高级副总裁起诉Juul隐瞒百万电子烟油被污染的事实

来源:CNBETA  责任编辑:小易  

1)如果其谈恋爱的目的就2113是骗取钱财:涉嫌犯5261罪,可能的罪名是诈骗罪,诈4102骗数额16532千以上属于数额较大,可以追究刑事责任;诈骗数额18万已经达到数额巨大,根据《刑法》第266条的规定,可能“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2)但如果妇女是自愿给的、男子不知该女已婚确实只是想谈恋爱:很难构成诈骗罪,女方已丧偶以找伴为由,从男方素取钱财,已超过两万的,属于那种行为,以谈恋爱为名骗取钱财是典型的经济诈骗犯罪,我六十岁,他比我小十几岁2113男,5261对我很好,说爱我,他做的每件4102事都为我考虑……。感动了我,为了爱1653付出了感情和金钱一百多万,几年了他现在对我什么话都敢说,他说当时为了体验比他年纪大的感觉几年来他说感觉很好,谈情说爱就好了,对我是有感情和爱情,要不坚持不到现在,没感情早分了,我现在觉得在骗我,他情商太高,说什么都有理,讲不过他,他总说不爱了就不爱了,对我还是亲人因为现在出去玩吃全是我付钱,还有价值吧,我认为,他就这样不放手这样可以告他是骗子吗?,如你所述的案件应该属于诈骗案www.zgxue.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外媒报道称,近期被舆论猛批的电子烟厂商 Juul,又遭到了来自前高级副总裁的起诉,声称该公司故意将被污染的百万计烟弹售予消费者。Siddharth Breja 表示:Juul 明知故犯,向市场投放了至少约 100 万枚薄荷味的尼古丁电子烟弹。结果他因公众安全顾虑,而被该公司用非法手段报复。

修改前的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三条第三款规定,申请人在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后十五天内不起诉的,应当解除保全措施。由于这一规定期限较短,不利于对申请人利益的维护,为此,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

访问:

阿里云新用户福利专场 云服务器ECS低至102元/年

天翼云年中上云节 云主机1C2G 92元/年 实名注册送8888元大礼包

Juul - 1.jpg

(图自:Juul,via TheVerge)

Buzzfeed News 报道指出,在 Breja 向管理层提出问题之后,Juul 并未警告消费者他们的豆荚可能已经掺杂污染物或发起召回。

尽管这个故事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其实并不让我们感到陌生,尤其在前 CEO Kevin Burns 任职期间。

诉讼称,Kevin Burns 认为 Juul 需要不惜一切代价地赢得市场,且总是将“一山不容二虎”的这句话挂在嘴边。

麻烦始于今年 2 月,即收购 Phillip Morris 两个月后,烟草巨头奥驰亚集团又斥资 128 亿美元买下了 Juul 35% 的股份。

去年,为了避免受到联邦政府对调味型电子烟展开的审查、以及向公众传达所谓的善意,Juul 几乎关闭了所有社交媒体营销,并撤下了零售门店里的果味烟弹,称其只会在网络渠道销售(不过本月也已经下架)。

与此同时,Juul 仍在销售薄荷口味的烟弹。因其被归类为薄荷醇,而不是调味型电子烟。

根据 Breja 的诉状,在水果味烟弹从商店下架之后,薄荷味烟弹在 Juul 总销售额中的占比,从去年 9 月的 1/3,跃升到了今年 2 月的 2/3 。

需求增加导致了供应的短缺,且一时间难以补足,结果 Juul 后来采取了令人智熄的操作。

2 月份的时候,分销商将摆了一年的烟弹退回给了站点,但 Jull 声称还有至少一年才过期,只是建议经销商告知客户尽快使用。

然而转售的时候,Juul 并未如 Breja 建议的那样,在包装上标注有效期。次月,Breja 在一次执行层团队会议上获悉,Juul 有一批薄荷味电子烟油被污染。

诉状中提到的数字为“大约 25 万件”,相当于有百万个烟弹被送往零售商。尽管尚不清楚烟油的污染程度,但 Breja 还是向主管建议发起召回、或至少向公众发出警告。

作为回应,据称已离职的 Boss 告诉 Breja 要记住对公司的忠诚,同时 Breja 获悉已从供应商那里追回了 700 万美元。

最后,Breja 要求陪审团审议此案,但有关电子烟是否是导致严重疾病的最大隐患,仍有待进一步的调查。

为ST中源公司高管案公正判决致天津市委政法委散襄军书记的信尊敬的天津市委政法委散襄军书记:您好!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ST中源公司四高管职务侵占案,2011年1月22日已在南开区法院一审开庭。作为涉案人的家属,我们写信给您原因有三:一、此案由于举报方天津永泰红磡集团董事长李德福上至市领导,下至基层司法机构的广泛活动,使部分公安办案人员、公诉人员已沦为其代理人,现在他正试图使法院成为他的私人工具,为所欲为,他又“公关”部分媒体、网站和网上论坛,使本案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审理的公正与否关涉天津市政法系统的声誉;二、正是李德福的操控,此案的审理过程存在不少违法违规的问题,提请政法委予以重视;三、此案涉案人员及其家属人数较多,案子处置公正与否关系涉案人员的政治生命、家庭幸福乃至社会稳定。本案的幕后情况是有关天津滨海协和公司的股权之争。如果这一纠纷成立,这本来完全是ST中源企业内部事务,属于民事纠纷范畴,因李德福与部分公安侦查人员存在不正当的关系,便以所谓违规发放月绩效奖状告何平等四人涉嫌“职务侵占”罪。本案存在诸多办案人员违法的行为,法院人士也认为定罪存在“硬伤”,以下仅举五点:1、举报人李德福收买天津公安经侦部分办案人员,他们已经充当了举报人的代理人,逼迫四名被告羁押期间将股权转让给举报人;为了让四名被告认罪,公安部分办案人员采用逼供、骗供、粘贴嫁接认罪口供等违法办案行为,在不同的时间,公安办案人员对四名被告问了同样的问题,然而四名被告在不同的时间对公安人员回答的内容、标点甚至错别字、语病都完全一致,有明显粘贴抄袭的痕迹,这样粘贴复制的笔录在案卷中多达几十处。当庭被告人律师提供给法庭证据达10页之多。2、天津南开区检察院办案人员,非但不追究公安违法办案的犯罪行为,在庭审过程中,纵容包庇公安人员违法办案的犯罪行为,采用公安机关非法取得的证据作为立案证据,大量采用举报人的说明材料作为指控证据,极力掩盖公安机关违法办案的种种行为。3、现仍任协和干细胞公司常务副总裁的天津市人大代表方健,本是此案中仅次于何平的第二号人物,当时如何发绩效奖的动议首先是由他提出,并且他也与其他高管一样领取了绩效奖。而现在这宗围绕绩效奖的案子中,何平等四人被关押,被起诉,方健却未受指控。荒唐的是,他还被公诉人当作“证人”指证何平等人“有罪”!并且,被公诉人列为证人的其他人,也多与本案利益相关,他们的证词根本不具有可信度。4、公诉方隐瞒何平等人任职期间,公司三年赢利1.8亿元的事实,隐瞒协和公司2004年3月7日董事会决议准予发放奖金的关键证据。5.何平的前任韩忠朝年度绩效奖曾拿130多万元,ST中源公司对此没有异议;而依据同一绩效奖金规定比例拿得少得多的何平等人却被追究刑事责任。本案可以有两百条法规证明应当按民事案审理,而公诉方却强行把这起民事案变为刑事案,从而让被告人失去自由,也为李德福一方将股权抢到手变为现实。让人迷惑不解:公诉人究竟是国家的公诉人,还是地产大亨的公诉人?有关何平等人拿绩效奖并不违法的理由,律师已在法庭上有详述,此处不再多说。我们在此想要表达:一是天津被视为中国经济发展的“第三极”,我们的司法应当为经济发展的大局保驾护航,而不能仅是为经济发展的“大亨”保驾护航,甚至阻碍经济发展。本案前期已发生了司法办案人员受李德福指使,不顾“两高一法”关于禁止公安人员直接插手民事经济案件的规定,直接抓人,并诱供逼供,造假供词;听说,在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市委政法委2010年8月11日“四长”会前夕,李德福到公检法机关四处活动,宴请办案人员,逼迫市工商联给市委政法委发紧急函,迫使“四长”会拍板决定起诉;在法院审理阶段,李德福派专人活动市高院、第一中级法院和南开区法院,指使某些刑庭法官和退休法官直接违背最高法院《关于规范上下级人民法院审判业务关系的若干意见》和《关于在审判工作中防止法院内部人员干扰办案的若干规定》,严重干扰办案。如果接下来本案审理又发生不顾事实、只一味偏袒一方导致不公正判决的话,不禁让我们质疑:天津是人民大众的,还是地产大亨的?二是2011年1月13、14两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头条报道了天津政法战线“扎实推进社会管理创新,促进全市和谐稳定、百姓安居乐业”。我们深为在天津市委领导下,政法战线在创建天津和谐社会方面所取得的成效而感欢欣。不过,在ST中源公司高管案上,我们也希望司法公平的阳光能照到这一隅,社会和谐的东风,也吹进我们与本案有关的每个人心中。和本案无关的争议股权以及与李德福无关的合法股权都在天津公安经侦总队的胁迫下,彻底转给了李德福控制的公司,何平等四人已被关押了16个月,何平等人的绩效奖也已退还或当庭表示退还,只为息事宁人,还要怎么样呢?为什么非要把民事案打造成刑事重案呢?我们害怕案子审理不公。涉案四人,四个家庭,妻子儿女、父母兄妹,妇孺老弱、憔悴多病,数十口人,已经因骨肉分离不得相见而备受煎熬四百多个日夜,再也经不起司法不公带来的打击。我们已开始逐级理性的上访,我们也准备在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期间集体去北京上访,我们盼望天津的司法公正,法院能给我们一个清白。所以,我们请求您关注此案并责令调查核实部分办案人员的违法行为,主持公道。此致敬礼!天津ST中源公司高管案全体涉案人家属2011年2月10日内容来自www.zgxue.com请勿采集。


  • 本文相关:
  • 为ST中源何平等高管案公正判决涉案家属致天津市委政法委散襄军书记的公开信
  • 以谈恋爱骗取钱财属于什么案件
  • 下来了.被告人能不能再起诉这个案子,房屋买卖合同纠
  •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问题(4)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法新旧衔接适用的几个疑难问
  • 事业单位职工醉驾会被开除公职吗?急急
  • 说什么皇姑给老K道歉,有点可笑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 频道导航
    Copyright © 2017 www.zg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