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熟”的少儿编程:需求没起来,供给已饱和

来源:CNBETA  责任编辑:小易  

随后,妙小程创始人管春华对媒体表示,已经有公司确认要收购妙小程,争取未来一周内全部复课。不过截至11月30日,停课已接近两周,妙小程尚未有复课的迹象。

有行业人士指出,妙小程早已出现资金问题,9月份员工工资被推迟发放,高管也开始降薪,截至11月份停课,有员工已被拖欠数万元工资。该人士提到,妙小程试图通过线上广告等大量烧钱推广做大规模,但招生状况并不如意,而预计中的B轮融资也并未到位,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妙小程不是个例。事实上,在经历了疯狂扩张后,火热的少儿编程行业早已乱象丛生。

疯狂过后乱象丛生

过去几年,少儿编程可谓是教育行业的一匹黑马,异军突起。

四年前,少儿编程在国内萌芽,当时这类课程主要存在于部分线下机构,是乐高课程、机器人课程等的深入学习的补充。随着教育部对奥赛培训发出最严禁令,以及相关政策支持编程教育进入中小学,编程教育逐渐进入大众视野并迅速爆发。

由于在线编程可通过互联网化打破地域限制,线上线下同时发力,加上资本助推,一时间,在线少儿编程教育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郑悦对此深有体会。两年前,在她所住的小区附近仅有一家教育机构教授机器人课程,其中附带少儿编程内容。但最近,她留意到,小区一带已接连开出数家专攻少儿编程的机构门店,数量向英语辅导机构趋近。

根据百度指数数据显示,2016年以前,“少儿编程”的整体搜索指数只在100左右徘徊,到2018年4月,该指数一度达到了2934,比早前翻30倍左右。

资本最先发现并助推了这股热潮,近年来,少儿编程赛道融资不断增多。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4年,开始有零星少儿编程项目获得融资。2016年,编程赛道出现大幅增加,共16个项目获得融资,2017年年底融资项目陡增达24个。到了2018年,少儿编程赛道迎来了全面大爆发,融资项目高达47个。

创业者也感受到了这股热潮。今年4月,在上海当了6年专业“码农”的戴军决定回老家浙江乐清创业,基于自身特长,他选择了少儿编程作为创业项目,并根据麻省理工学院的Scratch编程语言自己研发了一套课程。在他看来,少儿编程市场还在启动期,潜力巨大,而老家这方面的人才较少,自己应当没什么竞争对手。

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当回到县城后发现,其住所附近一带已出现了7-8家少儿编程机构,而且都是在一年内成立。在这些机构中,除了其中1家品牌他此前有所耳闻,其余均为当地非知名品牌或纯线下机构,有些门店老板甚至是退伍后只接受过短暂培训就开始经营加盟店。戴军感慨:“市场还未启动,机构已经饱和。”

花了五个月时间筹备、装修新店,当戴军准备开始启动招生时,他发现此前调研过的一家附近门店却因为亏损已经准备关门。这让戴军心有余悸。

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目前戴军门店的招生人数仍不足10人,且尚未实现盈亏平衡。创业为他带来的收入远远不及他此前上班的收入,戴军开始犹豫是否要坚持。

一边疯狂涌入,一边狼狈退出正是少儿编程行业的现状。随着裁员、亏损、与加盟商混战等问题陆续曝出,少儿编程行业似乎迎来了“暴雷期”。

11月20日,8月底刚刚完成B轮融资的在线少儿编程品牌西瓜创客传来了大规模裁员的消息。在脉脉、知乎等平台,有被裁员工贴出了离职通知书,并爆料这此次裁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