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缩招屯人才 硅谷就业市场变了

来源:CNBETA  责任编辑:小易  

最佳答案我们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开始,都属于学历教育。孩子未能掌握一技之长,这是教育机制的问题造成的。 学历教育和职业教育是方向上的差别而不是层次上的差别。从目前来看,学历教育偏重于知识的系统性、理论性,讲求方法论;而职业教育则重于对于岗位就业能力的训练,讲求适用性。 目前的毕业生就业能力不足的问题,是我国长期的教育体制弊端所造成的,教材老化、市场应变能力不足、 师资水平等等,均是影响学历教育的重要因素,而职业教育往往能及时在教材、师资等方面反应企业的当时需要, 所以在就业岗位训练方面,更具有竞争力。 职业教育在让学生掌握技能的同时,通过职业导向训练,项目实战,锻炼学生动手能力、口头表达能力,团队协作能力和管理能力等职业素质,提前为其进入企业做好充分准备,通过大量的学术活动,使学生职业素质的提高。 一、近来,随着全球经济形势的严峻,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受到冲击,利润空间加剧下滑。为了控制成本,裁员、减薪成为了企业方最常用、也是最优先考虑的方法。而失业、生存压力也就成为了近期备受关注的词汇。据今年年初国际劳工组织的专家预测,2009年全球失业人数将再创记录,达2.1亿人。而在国内,裁员狂潮也在地产、金融等企业的带领下迅猛袭来。企业大裁员,就业增加更多压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江涌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全球性裁员已经成为金融危机扩大化的又一波浪潮。江涌表示,从公司裁员潮的走向,可以看出此次金融危机仍在扩大,而底层员工受裁员影响更深。 “可以说,全球性的裁员潮成为金融危机扩大化、深化的又一种表现,对很多公司和底层员工来说,更艰难的日子还在后面。”这些刚失去工作的员工形成了就业市场上新的力量,这将给没有任何经验的应届毕业生带来不小的就业压力。 二、就业的压力 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正在悄悄地波及大学生就业市场。预计,2009年将有592万大学生毕业 再加上往届没有就业的大学生预计上千万的失业大学生;研究生扩招这一政策并不看好,扩招无非只是把现在的就业压力转移到将来几年而已。没有从跟本上缓冲就业压力,将来还可能会出现研究生就业难。”另一方面,不少企业却取消了校园招聘计划,2009届大学生们已经感受到了就业前景的“寒流”。我们可以从这幅漫画中看出,毕业生的就业需求量与企业的就业岗位量相差很多,在金融风暴下,毕业生的就业前景不容乐观。招聘会的火爆场面也证实了这一点。 而从以往就业形式分专业看,月薪最高的10个专业分别是法语、石油工程、注册会计、软件工程、德语、微电子学、建筑学、信息安全、保险和日语;月薪最低的10个专业分别是临床医学、小学教育、中医学、教育学、美术学、医学影像学、林学、历史学、体育教育和音乐学。尽管2009年就业形势不好,但一些行业仍有很多机会可供求职者去把握。根据2008年人才指数分析及2009年才市预测,其中有三大行业在刚刚过去的2008年占尽风头,预计也将在2009年里继续风光,这些行业分别是信息技术与互联网行业、建筑业、快速消费品业; 信息技术与互联网行业的人才需求一直保持全年行业需求的最高,月月居十大热门行业榜首,招聘始终维持在15%-20%左右的市场份额。从行业人才需求看,技术人才水涨船高,软件人才需求最为火爆。 网上职位需求显示,2008年软件行业招聘比例比2007年上升5.3%;在IT行业需求排名第一。对于软件工程师、在未来几年中的需求将会继续增加。 软件业的发展关系到一个国家的政治和未来,软件产业将成为21世纪拥有最大产业规模和最具广阔前景的新兴产业之一。软件领域是一个包括系统软件、嵌入式软件、数据库软件、财务及企业管理软件、教育软件、游戏软件,目前我们国家正处于国际软件产业链的中低端环节,我们仍需要向世界主要软件出口大国学习,学习它们的先进技术和研发理念,学习它们的管理经验。 软件行业人才主要分布在北京32.8% 、广东15.19%和上海等经济发达省市,在南京也聚集了不少的软件人才。南京成立的“南京高新区软件园”是 国家级的软件产业基地,投资8个亿,创造实现利润44.7亿,服务外包业产值达到200亿元,印度软件企业巨头SATYAM计算机服务有限公司也在南京高新软件园落户。 由于IT技术在通信建设、医疗、教育、交通、旅游、财政、国家政务、邮电、民航等各个方面的全面发展促进了各个软件开发方向的发展、从系统分析、编程到测试对人才的需求旺盛。软件工程师很多都享受着地位和薪水的双高待遇。企业招聘人数很多,而且相比更加青睐有项目经验的应聘人群。快速发展所需要三类人才:既懂技术又懂管理的软件高级人才、系统分析及设计人员(软件工程师)、熟练的程序员。 在重庆,被称为重庆硅谷的“重庆软件开发园”,软件人才也是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重庆软件开发园的人才缺口达到了30万,而现在国内软件人才的收入,3000月薪收入占50%左右,3000-5000占24%,5000-8000占16%。 中华英才网的《ChinaHR IT 职场排行榜》显示,目前游戏产业人才缺口非常大,设计、开发人才尤缺。一名游戏公司市场经理的年薪可达26万,一名优秀的游戏设计师的年薪则在30万元左右。一些技术含量低的网页设计师年薪在4万元左右,项目经验丰富的软件测试工程师的年薪可达7万元左右,高级软件工程师的年薪一般在9万元左右,优秀的项目经理年薪通常能达到30万元左右。而作为的管理人才,要注重与人相处、交流、沟通与协调的能力;思维活跃,阅读或兴趣面广泛;因此软件企业希望新进员工无需进行任何培训即能迅速展开实质性工作,也非常看中项目经验和职业素养。 北大青鸟 (兰州思威)课程——在理论知识讲解、项目实战开发上体现教学目标,全面提升学员专业技术知识和项目实战能力,使理论课、上机课、阶段项目课、项目案例 课、项目答辩、毕业设计多层面、全方得以标准化实施和严格的科学测评,保障学员专业技能过硬、职业素质优良,成为企业争抢的对象。课程设置面向大众,计算机零起点教学www.zgxue.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以下是翻译内容:

为了削减成本,打车服务公司Uber开始裁员,硬件工程师乔·泰勒(Joe Taylor)也被解雇。数小时后泰勒就开始着手寻找新工作,但看到的却是一个失去活力的硅谷就业市场。

在经济低迷期间,科技行业一直是最具韧性的行业之一。微软和亚马逊公布的财报均称第一季度销售增长强劲。但包括Uber和Airbnb在内的大公司以及不少规模较小的初创公司进行了大规模裁员,已经动摇了人们对科技行业不会受到就业危机影响的看法。对很多人而言,这种现状也会改变了科技行业员工换工作很容易的希望。

“每个人都变得更加谨慎了,”38岁的泰勒说,他本月早些时候被Uber解雇。他说自己一直在大小公司寻找工作机会,但与以往的求职相比,现在能联系上的招聘人员更少。泰勒说许多招聘人员发出的信息是:“我现在手头没有任何职位但可以保持联系。”

泰勒曾在微软和位于加州圣布鲁诺(San Bruno)的无线充电器初创公司Spansive等大公司工作过。在15年的职业生涯中,泰勒在硅谷的就业市场经历过各种起起伏伏。经济繁荣时期,科技公司会抢夺人才的竞争中提供丰厚薪酬和福利。然而现在,泰勒和其他科技员工表示,有迹象表明这种竞争已经明显降温。

泰勒说,以前他会在招聘平台LinkedIn设置个人资料,显示自己对工作机会持开放态度,招聘人员就会蜂拥而至。他说:“每周得到10个左右的应聘机会。这一次只有两到三个反馈。”

本周一Uber宣布将再裁员3000人。两周前,该公司宣布裁员约3700人,这使得裁员总数达到约四分之一。最近几周,其同业竞争对手Lyft表示将裁员17%;房屋租赁平台Airbnb也表示将裁员约25%,原因是许多人无法出行,该公司网站上的预订量大幅减少。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这三家公司就削减了近1万个职位。放眼整个硅谷,更多的工作岗位都被裁撤。自疫情爆发以来的几周内,美国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增加到近3640万。据职位跟踪网站Layoffs.fyi的数据显示,自疫情在美国爆发以来,科技初创企业已经裁员超过5.6万人。

几家没有裁员的科技公司也已经或明或暗地放慢招聘速度。微软的一位发言人说,公司暂时冻结了一些职位的招聘,同时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领域继续招聘人才。Alphabet旗下谷歌上个月公开宣布公司招聘放缓。

目前形势可能会重塑硅谷求职者的未来。招聘人员和一些高管曾预计,即便经济开始复苏,科技行业的招聘也不会迅速反弹。Uber首席财务官纳尔逊·柴(Nelson Chai)最近表示:“我认为,我们不会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况且,大部分科技公司员工两个月来一直在远程工作,这可能也会改变科技公司的雇佣方式。这种情况可能会减少人们对苹果和Facebook等公司在硅谷打造明星办公园区的关注,推动科技公司将一些工作转给海外的低成本员工。

招聘人员和科技公司员工表示,就业市场的变化可能意味着,拥有热门工作经验的人可能更容易在新的科技经济中找到工作。他们说,对于那些简历不那么出众的人来说,在公司都比较保守且有大量人才涌入的市场,他们的前景可能会更加黯淡。

阿萨·苏梅克(Asa Shoemaker)是Uber最近解雇的另一名员工。她在公司的自行车和踏板车租赁业务中协助研发工程师工作了大约一年时间。在此之前苏梅克是一名从事自行车修理的合同工。她认为自己在Uber的工作“是一份理想的工作”。

苏梅克说,自己在重返就业市场之前会稍事休息,现在正依靠一群同样被Uber解雇的同事。他们通过一个Slack频道聚在一起,帮助彼此找到新工作。但她对前景并不乐观。“是有很多工作机会,但据我所知,周围人中还没有谁收到过正式的工作邀请。”

自疫情爆发以来的几周内,美国有近3640万人申请失业救济,科技行业的失业人数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行业组织美国计算机协会本月稍早时候援引美国劳工部数据称,4月份美国信息技术行业就业人数减少11.2万人,已经抹去了一年来的增幅。据报道,美国科技中心旧金山湾区的总失业人数至少有11.8万人。

尽管经济低迷,但一些科技工作者还是在一些公司找到了工作。这些小公司把此次裁员看作是获得人才的机会。几个月前,由于无法与大量吸引员工的大科技公司竞争,这些公司还在艰难地寻找人才。

今年4月初创公司Greenhouse Software解雇了约120人,哈里特·乌科马(Harriet Ukaoma)也是其中的一员。她说,在经历了一番紧张的努力后,她在失去工作后的一个星期内就进行了13次首轮面试。乌科马说自己被旧金山一家教育初创公司Clever聘用。

为网络攻击提供保险服务的初创公司Coalition最近筹集道9000万美元的资金,自3月份以来公司已经招聘了约20人。公司首席执行官约书亚·莫塔(Joshua Motta)说,公司计划今年再招聘80人,以应对想要规避风险公司对其产品需求不断增长的市场。

“我们确实处于投资的有利地位,甚至领先于经济增长,”莫塔说。“我认为,包括我们在内的许多处于有利地位的企业一直在问,我们如何才能发挥我们的优势,进行那些其他人可能做不到的投资。”

大型科技公司也忙着在一些增长最快的领域招聘人才。亚马逊网络服务AWS和视频会议软件Zoom仍在招人。Facebook首席执行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上个月说,公司今年将在产品和工程领域招聘至少一万人。

“如果你有足够的现金,为什么不加倍下注呢?”科技人才咨询公司Recruitr Labs联合创始人乔纳森·布泽兰(Jonathan Buzelan)说。

而对于硅谷的招聘人员来说,最明显的变化是,鉴于当前情况下对会面的限制,如何对求职者进行面试。目前面试大多是通过Zoom或类似的视频会议工具进行,一些公司正在寻找创造性方式让彼此真正面谈。人力资源咨询公司Talentfoot executive Search高级执行顾问布赖恩·科普(Brian Kopp)说,有一种技巧是,在高尔夫球场为潜在雇主和雇员安排一轮会面,同时还能够保持适当的社交距离。

美国企业对远程办公的兴趣越来越浓厚,这也促使曾担任Uber工程师的泰勒到丹佛等更远的地方寻找工作。他计划留在旧金山湾区,必要时远程办公,但附近一家科技公司办公室环境如何已不再重要。

在通过Zoom接受采访时,他穿着运动上衣,为遮盖乱糟糟的头发还戴着一顶棒球帽,腿上穿的是睡裤。

他感到一种紧迫感扑面而来。因为那些仍在招聘的科技公司空缺职位数量有限,而市场上找工作的人在不断增加。

泰勒说:“我真的很想马上找到工作,因为我担心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被解雇。”

  风险投资是指在私人企业里进行的权益性投资。狭义上讲(美国的定义),风险投资资金是由投资者向创业者或年轻企业提供的种子期、早期以及发展期所需的资金,以获取目标企业的股权,并最终获得高额回报。广义上讲(欧洲的定义),风险投资资金是由投资者向私人企业(非上市企业)提供的所有权益性资金以获取目标企业的股份,并使资本最大限度地增值。由于风险资金大多投资在新兴行业的年轻企业,企业处于创业的早期或者发展期,甚至种子期(或称概念期),这些企业从早期到成熟期还需经过一个较长远的创业发展的过程(通常这个过程需要3年-5年甚至5年-10年),所以风险投资具有长远性。同时由于所投资的企业是一个私人企业,在企业上市之前风险投资从这些企业所获得的股份几乎没有流通市场,无法体现这些股份的价值,所以这些股份很难转让或出售,流动性极差。同时转让这些股份受到很多非市场方面的约束。因此,风险投资的主要特点是投资周期长和流动性差。但是,数年以后一旦这些企业成功上市或被并购,风险投资将获得惊人的收益(通常5—10倍,甚至数十倍的回报)。由此可见风险投资是一种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方式,其目的是使资本最大限度地增值。风险投资始于美国,其历史可追溯到20世纪的20—30年代,美国少数富裕的家族拥有可观的资金,他们希望通过正常的投资活动使资产最大限度地增值。由于对通货膨胀导致货币贬值的担心,通过获得利息使他们的资产增值明显不能满足他们的愿望,同时他们希望通过权益性投资建立和控制一些新兴企业。另外一方面,一些创业者(主要来自大学和其他研究机构),他们有着好的商业点子或创意,但苦于没有资金,因此,他们就找到这些富裕的家族,向他们显示其宏伟的蓝图以获得资金的支持。开始的时候由于种种原因,这些富裕的家族不愿透露他们的名字,所以人们称他们为“天使”(Angel)。同时通常需要通过私人关系才能找到这些天使以获得天使资金。由于风险投资是长远投资,投资决策是一个复杂过程,投资者需要对行业和技术方面有相当的了解,然而这些富裕的家族通常对行业和技术方面又不大了解,因此,一些大的富裕的家族就雇佣一些专业人员为他们作投资决策。这样就形成一些以家族为基础的风险投资机构。  从20年代到40年代,美国的风险投资处于一种萌芽阶段(民间的和非专业化)。二战以后,美国的风险投资进入一个雏形阶段。风险投资的模式慢慢形成。这种模式一直引用至今。约翰·H·惠特尼(John H.Whitney)、乔治斯·杜利奥特(Georges Doriot)和阿瑟·罗克(Arthur Rock)是美国早期杰出的风险资本家,他们为美国的风险投资的创立、专业化运作和产业化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惠特尼在二战期间是美国陆军情报部门的上尉,在法国南部执行任务时被纳粹抓获,1945年,他逃跑成功。1945年—1956年任美国国务院特别文化关系和国际信息服务顾问。1956年任美国驻英国大使。二战之前他曾进行过风险投资。1946年惠特尼出资500万美元创立美国第一家私人风险投资公司——惠特尼公司(Whitney & Company),从事风险投资活动。现在惠特尼公司是全球最大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惠特尼充分认识到风险投资将对战后美国经济繁荣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他认为风险投资的运作是一项复杂系统的工程,风险投资必须要进行系统化和专业化运作。风险投资公司必须要雇佣专业投资专家来管理风险资金,风险资金应该扶持新兴产业。同时惠特尼认为必须投资于人,一个好的点子或创意如果没有一个优秀的创业团队是不能成功的。他说:“好的点子一美分一打,好的人太少了。”由此可见风险资本家对优秀创业人才的看重,其程度远远超过一个好的创意和一个好的产品。惠特尼的一生曾为350多家企业(如康柏公司)提供过风险资金。  1946年,美国哈佛大学的乔治斯·杜利奥特和波士顿美联储的拉福·富兰德斯(Ralph E. Flanders)创建了美国首家上市的风险投资公司——美国研发公司(ARD),主要目的是帮助那些科学家和研究人员为他们提供风险资金,使他们  的科研成果很快商业化,走向市场。杜利奥特认为风险投资公司只是为创业者提供风险资金是不够的,同时必须在技术、管理等方面给他们提供一系列帮助。在他看来资产增值只是一个回报,不是最终的目标。他认为风险资本家的最终目的或任务就是缔造创新的企业家和创新的企业。美国研发公司曾为数码仪器公司(Digital Equipment Corp)提供过风险资金。  阿瑟·罗克是另外一位风险投资家的先驱,他经常被称为“风险资本家的教务长”。他创造性地确定了有限合伙人和一般合伙人的责任范围和投资回报的分享。同时他也认为风险投资所扶持的不光是产品,更重要的是有好的点子的杰出人才(尤其是年轻的工程师)。阿瑟·罗克曾为苹果计算机公司(Apple Computer)等企业提供过风险资金。他们的所有这些观点都成为当今美国风险投资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奠定了美国风险投资公司的主要组织结构,风险投资的方向,风险投资的运作模式,以及风险投资的目的。  到了50年代,美国政府为了扶持小企业,在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建议下于1953年国会通过了小企业法案,创立了小企业管理局(SBA)。SBA的职能是:尽可能地扶持、帮助和保护小企业的利益,以及对小企业提供顾问咨询服务。SBA直接对小企业提供贷款,以及为小企业向银行作担保,使小企业能从银行获得贷款,同时为小企业在获得政府采购订单和在管理和技术方面提供帮助和培训等。自1953年创业以来到目前为止,SBA已为1 280万家小企业提供直接和间接的帮助,目前SBA向小企业发放的贷款总额达250亿美元Q)。1958年,通过了投资法案创建了小企业投资公司(SBIC)计划。在SBA的许可证下,SBIC可以是一个私人的风险投资公司,通过享受政府的优惠政策,为小企业提供长期贷款和在高风险的小企业进行权益性投资。现在SBIC成为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家族中的重要一员。  70年代晚期到90年代初期,美国的风险投资进入一个发展期。70年代的晚期,大多数美国人认识到风险投资业是一个新兴的产业,是美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动力源。美国政府也迅速行动起来,制定向风险投资倾斜的一系列优惠的税收政策和鼓励性法律,其中最主要的法案有:减低资本收益税法案(TCGRA),员工退休收入保障法案(ERISA),小企业投资激励法案(SBⅡA)和员工退休收入保障资产计划法案(ERISA PLAN ASSETS)。员工退休收入保障法案第一次允许养老金进入风险资金和进行其他高风险投资,从而从法律上确定了养老金可参与风险投资。小企业投资激励法案和员工退休收入保障资产计划法案大大地简化了风险投资的运作,并且在法律上规定了养老金机构可成为风险投资公司的有限合伙人。其结果是风险投资公司可以更容易、快捷和有效创建风险投资有限合伙资金(Limited Partnership),以及更容易、快捷和有效地在新兴企业里进行风险投资。  90年代晚期,信息技术的进步,尤其是互联网的出现给美国的风险投资业带来勃勃生机。从此美国的风险投资进入迅速发展时期。在美国投入的风险资金从1983年的40亿美元迅速增加到1996年的300亿美元(是1983年的7.5倍),1999年投入的风险资金达356亿美元(是1983年的9倍),2000年投入的风险资金达到688亿美元①。1996年的一个调研显示:1996年只有10亿美元(占总的风险投资额的3%)的风险资金投资到早期的企业里。然而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尤其是互联网应用,这种投资格局迅速被改变。1998年,根据美国著名咨询公司(Price Water house Coopers)的报告:1998年,41%的风险资金进入了创业期(也称概念期或种子期)和早期的企业里,这些企业在数量上占当年的总风险企业(风险资金扶持过的企业)的50%。风险投资给美国的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可以说是美国经济活力的“助燃剂”和经济发展的“发动机”。风险投资创造了无数个新的工作位置。例如50年代的中期美国硅谷地区还是只有约10万农民的偏僻的农村,随着一些风险资金扶持的企业(如:英特尔公司等)来这里安家落户,到60年代中期,硅谷的就业人数增加到27万多。到了1984年,就业人数达75万,每年增加4万个工作位置。根据Coopers &Ly brand的调研显示,1992年-1996年,风险资金扶持的企业每年增加40%的员工,而大公司则每年裁员2.5%。同时风险投资加速了产品的创新,从而大大地提高了生产力,改进了出口贸易,减少了贸易逆差。风险投资已给美国造就了数以千计的巨无霸企业(如:微软、英特尔、思科、雅虎等等),创造了美国极具活力的经济。图表1简单勾勒了美国风险投资的发展阶段。  目前美国的风险投资公司估计已达5000家左右,2000年的风险投资投入达688亿美元,居全球首位,占全球风险投资市场的72%左右。西欧的风险投资也起步较早,主要集中在英国、法国和德国,但发展速度远不及美国,现在居第二位,占20%左右。目前随着经济的全球化,美国很多的风险投资公司开始进行跨国风险投资。继以色列以后,亚太地区越来越成为他们的投资重点。世界各地的各国政府也越来越认识到风险投资对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其中反应较快、行动较迅速的要数以色列、印度、新加坡、韩国等。例如,根据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的报告,到1999年底新加坡已累计建立了100多亿美元的风险资金。我国的风险投资始于80年代中期,几乎与新加坡同时起步,但是由于缺乏风险资金来源,尚没形成高效的退出渠道,缺乏专业的风险投资管理人员和专业化运作,以及没有相应的鼓励风险创业的政策和法规等多种原因,80年代一直发展较缓慢。到了90年代有了明显的发展趋势。目前我国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约100家,已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风险投资公司约40家。但是中国的风险投资业仍有待政策的倾斜和法规的尽早建立,使之迅速健康发展内容来自www.zgxue.com请勿采集。


  • 本文相关:
  • 什么是风险投资公司?
  • 网站设计师和软件工程师那个好一些,那个更有前途?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 频道导航
    Copyright © 2017 www.zg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