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控科技猎奇Iphone动漫星座游戏电竞lolcosplay王者荣耀攻略allcnewsBLOGNEWSBLOGASKBLOGBLOGZSK全部技术问答问答技术问答it问答代码软件新闻开发博客电脑/网络手机/数码笔记本电脑互联网操作系统软件硬件编程开发360产品资源分享电脑知识文档中心IT全部全部分类全部分类技术牛文全部分类教程最新网页制作cms教程平面设计媒体动画操作系统网站运营网络安全服务器教程数据库工具网络安全软件教学vbscript正则表达式javascript批处理更多»编程更新教程更新游戏更新allitnewsJava新闻网络医疗信息化安全创业站长电商科技访谈域名会议专栏创业动态融资创投创业学院 / 产品经理创业公司人物访谈营销开发数据库服务器系统虚拟化云计算嵌入式移动开发作业作业1常见软件all电脑网络手机数码生活游戏体育运动明星影音休闲爱好文化艺术社会民生教育科学医疗健康金融管理情感社交地区其他电脑互联网软件硬件编程开发360相关产品手机平板其他电子产品摄影器材360硬件通讯智能设备购物时尚生活常识美容塑身服装服饰出行旅游交通汽车购房置业家居装修美食烹饪单机电脑游戏网页游戏电视游戏桌游棋牌游戏手机游戏小游戏掌机游戏客户端游戏集体游戏其他游戏体育赛事篮球足球其他运动球类运动赛车健身运动运动用品影视娱乐人物音乐动漫摄影摄像收藏宠物幽默搞笑起名花鸟鱼虫茶艺彩票星座占卜书画美术舞蹈小说图书器乐声乐小品相声戏剧戏曲手工艺品历史话题时事政治就业职场军事国防节日风俗法律法规宗教礼仪礼节自然灾害360维权社会人物升学入学人文社科外语资格考试公务员留学出国家庭教育学习方法语文物理生物工程学农业数学化学健康知识心理健康孕育早教内科外科妇产科儿科皮肤科五官科男科整形中医药品传染科其他疾病医院两性肿瘤科创业投资企业管理财务税务银行股票金融理财基金债券保险贸易商务文书国民经济爱情婚姻家庭烦恼北京上海重庆天津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内蒙古山西陕西宁夏甘肃青海新疆西藏四川贵州云南河南湖北湖南山东江苏浙江安徽江西福建广东广西海南香港澳门台湾海外地区

消失的伴娘:唯一的线索是只男人穿过的玻璃丝袜 l 夜行实录0069

来源:QQ快报 魔宙  责任编辑:小易  
魔宙 2018-08-08 10:32 原创

原创: 徐浪 魔宙 1月31日

l 魔宙所发的是半虚构写作的故事

l 「夜行者」系列是现代的都市传说

l 大多基于真实社会新闻而进行虚构的报道式写作

l 从而达到娱乐和警示的目的

上周发完这故事的上篇,很多人都留言,说自己猜到了结局——真像你们想的那样么?

妈的,确实有人猜对了一部分,不过也是,毕竟是我的读者,智商高可以理解。

不扯了,说正题。

大多数人,都关心妇女或儿童的失踪案,也会刻意预防。

孩子知道不跟陌生人说话,大人知道小心人贩子,姑娘知道不上陌生人的车。

但很少有人把老人失踪当回事,也不预防——中国一年有500万个老人失踪,平均每天1370个,大多能找回来,但这数量仍然挺吓人。

一周失踪的老人,可能和一年失踪的妇女儿童总量差不多。

我们不关心,是因为老人失踪,多数和犯罪没关系——基本都是自己走丢的,像05年西安那种,专门劫杀老年人的团伙,属于比较罕见的。

老人其实很少成为恶性犯罪目标

去年,我也中奖了——接了一老人失踪的活,开始以为是简单找人,后来和犯罪扯上了关系。

2017年9月,陈国林参加完儿子的婚礼没几天,就离家出走了。

他家人出20万,委托我找到他。

我调查了几天,发现他婚礼后和伴娘混在一起,上了同一辆面包车。

结果他儿子小陈告诉我,不可能,婚礼结束后,和伴娘上了一辆车的,不是他爸,可能只是穿着体型和他爸相似——陈国林一直在酒店里,监控录像能证明。

想知道前面怎么回事,可以看夜行实录0068

11月6日,我和周庸开车回到廊涿公路附近的镇子,小陈结婚的酒店叫碧海云天,在主干道上,是镇上最大的酒店,既能吃饭,也能住宿。

中国的很多乡镇,都有类似的主干道,所有最高档的产业都在这一片。

到了碧海云天,我给小陈打电话,问找谁能看到监控,他让我等等,过一会儿,微信发我一电话,上面写着:王主任,1335*******。

小地方办事,总得托关系

给王主任打过去,他告诉我,联系马总,电话****,说马总要问起,你们就说是我家亲戚。

挂了电话,我又打给马总,他让我们跟酒店门口等着,说一会儿就到。

周庸说卧槽,咋这么麻烦?

我说中国小地方都这样,想办点什么事,全得靠关系,一层层的找:“你这种首都来的,肯定不懂。”

等了五分钟,马总到了,特热情的问了几句家常,还问王主任最近怎么样。

我TM哪儿知道,只能说挺好的。

马总带我俩去了6楼的经理室,掏出中华散了两根,打了个电话,说把他要的监控送上来。

没一会儿,一姑娘敲门,送来一硬盘,马总让她插上电脑,给我俩看,说这就是那天的所有监控。

我们快进看了走廊、门厅、电梯的所有监控,陈国林确实跟前台开了房,而且进房间后,就一直没出来过。

问马总能不能复制这些监控录像,他说没问题,我让周庸回车取了u盘,复制了一份。

晚上回到北京,我俩跟朝阳大悦城吃了口饭,回到我家,开始研究碧海云天的监控录像。

陈国林开的房间在4楼,监控只能拍到走廊,看见他走进去,第二天又出来了,拍不到房间门口。

监控里只看到他进出

反复看了几遍,周庸说不对啊徐哥,陈国林穿的衣服,和婚礼录像里穿的不一样啊。

我说你才发现啊。

他说擦,你都看出来了,还看这么多遍录像干嘛。

我说看除了陈国林,还有哪些人去了4楼。

这层楼是客房,婚礼前一天,雇来的俩伴娘也住在这儿——监控里,陈国林上楼前,她俩已经收拾东西下楼了。

我对应着时间,看了下大堂监控,和她们一起出门的,有一人,穿着和陈国林一样的衣服。

应该就是佳佳自拍时,和她一起在车里那人,但大堂的监控,只能看见进门人的脸,出门时只能看见背影。

翻看当天所有的监控——除陈国林外,没有其他人穿着那身衣服。

而陈国林上楼时,穿了另一套衣服,所以最大的可能是,有一人,穿走了陈国林的衣服。

我打电话给小陈,问他知不知道这事,他什么都不知道,我又打电话给他妈,老太太想了想,说那套衣服是借的。

问管谁借的,老太太说不知道——婚礼前一晚,他们才从北京过来,忘带正装了,陈国林打了几个电话,说出门借一套西服,她也不知道管谁借的。

陈国林的衣服,是管别人借的

说完这事,老太太问我,陈国林有消息么。

我说还在查,她说好,求我快点,心里特不踏实,这两天她又发现一怪事,陈国林走时没带多余衣服,却把袜子都带走了。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心里特堵。

劝了她几句,挂了电话,我把这事告诉周庸,他也懵了,说哪有人离家出走,会带一大包袜子。

我摇摇头。

失踪时带走了袜子,有点怪

周庸问我,说徐哥,咱现在是查伴娘失踪还是老头失踪。

我说是一个事,先找陈国林,完成委托,再问他衣服管谁借的,决定是否查伴娘的事。

他点点头,问我怎么弄,我说还是看监控,统计一下,在陈国林上楼后,一共有17个人上了4楼。

把这些人都截图后,我俩发现,这些人里,有一个我们认识——小陈的伴郎李木。

周庸忽然想起一事,说徐哥,之前那摄影师说,李木在婚礼上捡了陈国林的袜子,陈国林失踪时,还把袜子都带走了,怎么感觉有点关系呢。

我说确实。

第二天,我把这17个人截图,发给小陈和他妈辨认,他们也只认识李木。

问小陈,能不能把李木约出来,他说试试——从婚礼回来后,李木好像有点疏远他,好几次发消息都不回。

李木给他发消息,他经常不回

他和李木是跟酒吧认识的,工体西路的目的地,北京最出名的同性酒吧。

李木在海淀上大学,平时做点微商,在朋友圈和闲鱼卖点东西,偶尔和他们聚个会什么的。

我问他李木卖什么,他说化妆品之类的。

他问我要现在约李木么,我说等等,你把他手机、微信、微博都推给我,别提前跟他说。

小陈发过来后,我加了李木的微信,没说是小陈的朋友,说是买东西的。

在等他通过时,我刷了刷李木的微博,查看他关注点赞的信息。

我发现,他总是很关注老男人——在一条赵雅芝和老公合影的微博下,别人都夸赵雅芝美,看着年轻。

李木的回复角度特不同,他转发了这条微博,说赵雅芝的老公真帅。

一般人都只关注赵雅芝,但他…..

给周庸看这条微博,他说不帅啊,就是个普通老头啊。

我说你知不知道,同性恋群体里,有一种就喜欢偏老的男人——他摇头,说不知道。

我说你很快就能见着了。

下午1点,李木通过了我的好友申请,问我要买什么,我没回他,先打开他朋友圈翻了一下。

里面全是面膜、粉底液之类的广告,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动态,说卖袜子,没配图片,但贴了个网址。

跟朋友圈卖东西的,一般都会大量展示商品图,贴网址这事太奇怪。

我复制链接打开,差点没把手机扔了——我打开了一个微博,叫男美足,所有内容都是男人穿丝袜和棉袜的图片,模特都是岁数比较大的男性,还给了好多脚部特写。

在四天前的微博里,有一个面部打码,坐在床上展示袜子的人,看起来特像陈国林。

有人恋女足,也有人恋男足

把手机递给周庸,他看了两眼,说卧槽,你看吧,我可不jb看了。

我忍着不适翻了翻,发现还有广告,导向一家淘宝店——店里卖的,就是微博上图片里的袜子,说保证是原味。

给小陈发了条微信,问他知道李木在干这个么,他说不知道,给我截图他的朋友圈,小陈并没发过袜子的广告,应该是分组了。

我给李木回信息,说想买点袜子,但想保证是原味,问北京能不能面交。

过了一会,他回复说行,但得先交点订金。

给他转过去500块钱,我们约下午3点,在悠唐的漫咖啡见面。

3点的时候,我和周庸到了漫咖啡,点了个华夫饼,正找地方坐,发现李木已经到了,坐在窗边,玩手机。

悠唐广场的漫咖啡

过去打了个招呼,我问他抽烟么,他说抽,我说那咱坐外边吧,正好还方便谈事。

到外边坐下,周庸拿出包大庄园,递给我和李木,又掏出打火机给我们点上。

我看了眼,说你不一直都用卡地亚的打火机么,怎么换了?

他说买了个有意思的火机套,所以就换了个火机。

李木很感兴趣,问怎么有意思,周庸演示了一下——这火机套跟瑞士军刀差不多,能拽出小刀、剪子、螺丝刀什么的,收回去时,看起来和正常火机没啥区别。

李木问他跟哪儿买的,他说跟公路商店app买的,才一百多。

我说挺好,摘下火机套,把火机还给周庸,让他再买一个。

这火机套挺实用的

等服务员上完东西,我们尬聊了几句,进入正题。

李木问我,到底想要多少双?

我说只要好货,而且我还要穿过人的照片。

他说可以,从手提袋里,掏出几双男士丝袜。

周庸都傻逼了,身体往后躲,我踢了他一脚,管李木要照片,李木发了我几张,没看见有陈国林,我问李木还有别人的袜子么?

李木说有,但在他家,问我们是否跟他回去取一下。

我说当然。

上了周庸的M3,我跟他套话,问他干这行多久了,有没有男朋友什么的,他说有,自己有个男朋友,岁数大那种。

我猜可能是陈国林,决定到他家再说。

李木租住在里仁街附近的远观小区,我们跟他上了楼,他没带钥匙,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老头——不是陈国林。

李木跟他打了声招呼,然后亲了下脸。

屋里摆了很多箱子,都是男士袜子,各式各样的。我和周庸坐在沙发上,老头一直瞟他,搞得他特不自在。

李木进里屋,抱一纸盒出来,放到我跟前,一股浓烈的难闻气味,扑鼻而来——有点像大学男寝的味道。

专门用来装男士原味袜的盒子

李木跟边上特嗨,说怎么样,可以吧,你要还不满意,就让我家老头现穿,你还可以私人订制,喜欢什么款式,就让我家老头穿什么。说着看了看那个老头。

我实在装不下去了,直接问李木,认识陈国林吗?

李木楞了一下说,你说小陈他爸,算认识,怎么了?

我说陈国林离家出走,老太太都急出病来了,你知不知道他在哪儿?

老头在旁边听到,问李木,陈国林是谁。

李木让他别管,推我们出门,说不知道陈国林在哪儿,让我们离开。

我说哥们,老头这么大岁数,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最后再查出和你有关,你说他家人能放过你么?

他琢磨了一下,说我们早分了。

周庸说卧槽,你们处多长时间了?

李木说十多天吧:“他有点粘人,就分了。”

我问能联系上么,他说联系不上,想打电话让陈国林再拍组袜子照片,他都不接了。

但他给了我一个blued账号,说是陈国林的。

blued是gay专用的社交软件

陈国林离家出走,就是来找李木的,俩人住了一周后,李木赶走了陈国林。

同居时,李木教会了他,用blued和QQ寻找“圈里人”。

有线索就好办,我让周庸下载了一个blued,在筛选条件上填上陈国林的账号信息,然后用地图搜人,显示他离我7km。

我让周庸开着车,根据距离,一点点检索陈国林的位置,最后发现他在东边。

一直往东开,到了东单公园附近,显示对方离我不到100m。

我说没跑了,陈国林肯定在东单公园里。

周庸问我为啥,我说因为东单公园是北京最有名的同志聚集地——连外国人都知道。

美国《洛杉矶时报》写过篇文章,标题是:北京东单公园为中国男同性恋提供安全港湾。

东单公园是北京著名的同志中心

东单公园,北京最出名的同性聚集地,连很多外国gay都慕名而来。

来公园的人,大致能分六派:

第一种是老年派,40岁以上的同志;

第二种是MB,就是money boy,卖肉体给其他男性换钱的人,也可以叫失足同志——很多外国gay来东单公园,就为了找这种;

第三种是外地来的同志,听说过东单公园,慕名而来;

第四种是本地老炮,跟这儿待了很多年,对这儿的一切都门清;

第五种是志愿者,会定期来公园发免费避孕套,预防艾滋传播;

第六种是附近的居民,真的是来逛公园的,但都只在白天来。

我们到东单公园时,已经7点了,天色比较暗,能看见不少人在里面闲逛,但看不太清脸。

给小陈打电话说了这事,他说马上就过来,和我们一起找。

我俩先进了公园,周庸问什么味这么骚?

我说是公厕——这的公厕一直很有味,而且厕所门经常是坏的,因为有些五六十岁的老头,喜欢偷看小伙上厕所,故意把门搞坏了。

在这儿上厕所,一定要小心

周庸说操,快别说了徐哥。

拿着手机,用软件检索陈国林,他离我们很近,但一直看不见,我们也只能在公园里转悠着,看能不能碰到陈国林。

公园里有很多落单的男人,有的边走边望,看对了眼,就朝另一个人走过去,伸手搭他的肩膀,如果那人闪躲或者反抗,他就重新物色,如果那人不反抗,俩人就一起走向林子深处。

周庸都看傻逼了。

正找着,小陈也来了,我们仨拿着手机,一直跟假山附近打转,忽然小陈拽住我俩,指着一坐长椅上的哥们,说他拿那手机,是我爸的。

我问他确定么,他说确定:“手机壳是我定制的,上面是我画的画。”

小陈自己DIY的手机壳

凑到那人身边,我们仨把他围住,问他手机从哪儿来的,他起身就想跑,我们仨抓住他,问什么都不说,就报了警。

警察把他带回派出所审讯,这哥们说,他还有俩同伙,他们是在东单公园做仙人跳的,他负责勾引gay上钩,把他带到假山上,然后两个同伙跳出来,说被勾引的人抢自己男朋友,殴打并抢劫财物。

这个手机,就是从一个老头身上抢的,他的俩个同伙,现在还在逼问老头银行卡密码什么的。

警方很快抓捕了那俩人,我们也在东单公园的假山上,找到了陈国林。

陈国林一看儿子来了,捂着脸就哭。

东单公园的假山

小陈拍着他的背,说爸,没事,我理解。陈国林一听,哭得更厉害了。

他缓过来后,我们把他送到了小陈家里,询问到底什么情况。

陈国林说,他当年上山下乡那会,整天就跟男知青打交道,一起吃饭,干活,甚至一起睡觉。

那时,跟陈国林睡一个炕的小伙,经常帮他干活,让他觉得特温馨。

他当时有些异样的感觉,很乐意跟那小伙待一块,干活和聊天都成,只要在一块就特开心。

但他没意识到,也不懂自己的性取向,更不敢和别人说。

后来他回到城里,慢慢发现,他对其他小伙子也有兴趣。但无奈家里人强势,不敢提这茬,只能由长辈介绍,结婚,生孩子。

这一熬,就是二十几年,陈国林不敢表现出来,过得很压抑。

直到婚礼上遇到李木,李木保护他那个小举动,又点燃了他心中的一些东西。

陈国林想,儿子这么大了,也结婚了,再不去寻找一把爱情,这辈子怕就来不及了。

虽然陈国林后来也从李木那知道,儿子小陈办了场假婚礼,小陈其实也是gay。陈国林很理解,也不想儿子重演自己当年的情况,但实在难以开口说自己这事,就不敢联系他们。

陈国林说,甚至某种程度上,还要感谢小陈这场假婚礼。

听他回忆自己的年轻岁月,周庸伸手,说我打断一下:“你老婆怎么办,老太太那么大岁数了,你追求爱情去了,她咋整?”

陈国林和小陈都不说话了,我拽周庸一把,说这是家务事,我们管不着,人我找回来了,这活儿就算结束了。

小陈说成,钱我这两天就打给你。

我点点头,问陈国林,说叔叔,还有一事,小陈结婚那天,你管谁借的西服?

陈国林说一亲戚,叫王强,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另一件事,管他要了王强的住址和电话,拽着周庸离开了。

周庸临走前告诉小陈,慢点跟他妈说,别一下太猛,把老太太整过去了。

11月9日,我们换了我的高尔夫,又到了那个镇上。

王强家住的小区,是镇政府家属楼。

镇政府家属楼

我和周庸跟小区楼下蹲了他三天,发现他每晚都带不同姑娘回来过夜,仨姑娘都有点风尘。

周庸说没想到啊,这么大岁数,身体这么好,但他这需求也太旺盛了,都不太正常了,好歹歇一天啊。

我说是有点不正常,这么大岁数人,天天找姑娘,抛开身体不说,钱上也是个问题啊——王强就是个普通公务员,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周庸看我一眼,说你还想查贪腐?

让他滚犊子,第二天一早,我让周庸截住了王强昨晚带回的姑娘,给她500块钱,问能不能问点问题。

姑娘扫了周庸一眼,说咋都成。

周庸问了她王强的事,她说王强是她们那片的熟客,经常往家里带姑娘,包夜。

问王强有什么怪癖么,她想了想,说也不算怪——他家有面超大的镜子,正对着床,很少有人把家装修成这样。

一般都是情趣酒店才这么装

没问出别的,我和周庸商量了一下,去门口买了点水果和牛奶,直接上楼敲了门。

王强问是谁,我说是陈国林的外甥,我姨夫知道我来镇上,让我送点东西来,说结婚幸亏您借西服了。

他特高兴的打开门,让我和周庸进去,假意跟他寒暄几句,我问能不能借个厕所,然后假装去上厕所,趁他不注意,闪身进卧室——他能带失足妇女回家,家里一定没别人。

王强家里有俩卧室,一个锁着门,另一个开着门,外来不出声,我进了开门那个卧室,正是那姑娘说的带镜子的卧室,一扇大镜子对着床,特别有情趣。

走近看了眼镜子,伸手摸了一下,我忽然感觉不对——我的手和镜子里的手,有一点距离,并没完全安在一起。

这TM是一双面镜,从那边能看见这边。

在里面能看见外面,但外面看不到里面

冒险溜进另一卧室,我发现一台摄像机,正对着隔壁卧室的床。

溜到洗手间,按了冲水,我洗手走回客厅,和王强聊了几句,拽周庸告辞了。

下了楼,周庸问我发现啥了,我说发现王强在拍国产AV。

他说别闹,这和案子有啥关系,而且他是怎么拍的?

我说晚上再说——下午,通过那个周庸搭话的姑娘,我们联系了几个被王强包过夜的姑娘,找上了他家。

这些姑娘知道被人拍成小电影之后,都特生气,带着店里的姐妹和老板,要找王强讨个说法。

我们敲开门,冲进王强家,拿出他的摄像机时,他特别懵,不知道怎么就出事了——我让姑娘们冷静点,问他拍这些干什么。

他最开始说自己看,在两个当地比较“有势力”的老鸨威胁下,很快他就改了口,说自己拍片在91上卖钱,很多人花钱下载。

然后,他再拿这些钱,找姑娘,拍片,改善生活。

很多人制作情色电影在网上赚钱

我问王强,那天他去参加婚礼,那俩伴娘是不是和他一起走的,哪儿去了?

他说是——出于对这行的了解,那天他一看俩伴娘,就知道是失足妇女,就私下跟她们商量,能不能去他家“玩一玩”,有偿的。

那俩姑娘说行,但是得先付定金,王强给她俩包了个红包,打了个“招手”,带她俩回家。

结果半路上,那俩姑娘接了一电话,说去不了了,有事。

他问什么事,姑娘说去结工资,让停车,把红包退给了王强,下车等人。

我翻了一下王强的摄像机,10月2日那天,他拍了另一个姑娘,确实没那俩伴娘的身影。

王强的摄像机

离开王强家,我和周庸坐在车里抽烟,他问我想到什么了。

我说你看,这俩姑娘老家都是外地的,在廊坊工作,第一次来这个镇子——她们能有什么熟人,接她们,还给她们工资?

周庸说小陈,他结婚雇的伴娘。

我说你傻啊,婚庆公司那人都说,是他们承包的活,和小陈没啥关系。

他说知道了:“摄影师,他既是摄影师,也是婚庆公司老板,应该他结钱。”

我说对,而且那俩姑娘跟这儿认识的人,也就他一个。

在碧海蓝天开了个房,睡了一宿,我俩第二天开车去了婚庆公司,在车里监视着摄影师。

他今天没活,在公司待到下午四点,开车走了——我和周庸在后面跟上,没想到他开出镇子,上了礼士路,一直开到附近一村子,把车停到一平房边上,开大门进去了。

村里的平房

周庸说卧槽,他住的也太远了,这镇子房价这么贵么,还得住郊区?

我让他别说话,把车开远一点,停下,能远远的看见那栋平房。

第二天上午,摄影师开车出去,我去那房子敲了会门,没人开。

我拿出铁丝,打开门锁进去。

一进屋,就闻见一股臭味,屋里东西到处乱扔,地上有一堆擦过血的纸。

客厅立了个支架,齐肩高的地方,有左右两个绑手。茶几上扔着绳子和皮鞭。还有些杂七杂八的工具,有些是崭新的,有些上面还沾着血迹。

正看着,就听见旁边的屋里传来呜呜声。

姑娘被麻绳绑在管子上

我让周庸回车里拿了钢管,推开门,看见了佳佳,那个失踪的伴娘。

她衣服都烂了,两手被麻绳帮在管子上,嘴里塞着内裤,说不出话。

我把内裤拿出来,想解开麻绳,却怎么也解不开,掏出打火机,把麻绳烧得细了点,然后用火机套的小刀,割开了绳子。

把这姑娘扶出门,周庸把她抱进车里,给她喂水和巧克力,我又进屋,跟屋里来回找,然后又发现一Sony的HXR-MC2500摄像机。

妈的,这两天跟摄像机杠上了。

摄像机里存了些视频,我打开,是摄影师折磨两个姑娘的视频,再往前翻,还有我不认识的姑娘。

我忽然想起纯乐KTV里那姑娘说的,这两年很多姐妹都失踪了。

打电话报了警,警方很快把摄影师抓了起来,并在平房周围,进行了一次大范围挖掘,寻找另一个伴娘和别的姑娘。

结果我不想说了。

回北京后,周庸问我,那个摄影师,是不是在拍snuff film,好卖钱。

国外一类真人虐杀影片

我说哪儿那么好卖钱,拍snuff film的,一般三种情况:

一、杀人狂的录像,比如说那个在国外被分尸吃掉的武汉留学生;

二、地下影视工作室拍摄的录像,但没有固定出售渠道,和付出不成正比;

三、私人定制录像,变态的有钱人,直接出钱定制的snuff film。

第三种咱证实不了,有也是个人收藏,第二种销售渠道哪儿那么好找,付出得到不成正比,我相信这哥们是第一种,单纯的变态。

周庸点点头,说那这镇子也够卧虎藏龙的,不是杀人狂,就是91大神。

杀人狂还给人拍婚庆——不是拍最喜庆的,就是拍最恐怖的。

我说你不觉得,小陈那婚礼更恐怖么,闹婚虽然没杀人那么严重,但它更普遍的发生,这比个例恐怖多了。

周庸想了想,说也是。

顺便说个事,只有我周三不更新的时候,周庸周四才更新——在魔宙,他是个备胎。

世界从未如此神秘

We Promise

This is Original

本文属于虚构,文中部分图片视频来自网络,与内容无关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本文相关:
  • 曾经封闭落后的边陲海岛,今天是中国开放、活力的最前沿
  • 陈紫函变身“小短腿”?性感撩发魅力十足,连身裙印花却成败笔
  • 新世纪特摄最不敬业的导演,在他手中的奥特曼让人无法直视!
  • 秋冬男士毛衣要这4件就够了!要风度也要有温度
  • 预售145万,又一部华语神片来袭,口碑超越《无名之辈》!
  • 他平时种田地,业余刻美女,村民看后想带回家
  • 一线丨蔚来ES8今年11月交付3089辆 即将完成1万台交付
  • 猫咪趁主人不注意翻包找吃的,一脸警惕模样让人笑喷!
  • 原来拍立得还能这么玩,拍立得和数码相片的结合太有想象力了!
  • 搞笑GIF:我在办公室脱了衣服等你半天,你干嘛不过来呀
  • 老年相亲潮兴起:子女反对无用 比起缺爱缺性更怕孤独
  • 《将夜》墨连城撩妹界的王者遇到宁缺,这样的碰撞太搞笑
  • 镜头下的“拉大网”:一网捞到几万条鱼 网友直呼“看得真过瘾”
  • 首届女足金球奖公布:里昂女足挪威球星获奖 25战42球大杀器
  • 实至名归!姆巴佩成科帕奖首位得主 欧洲金童奖得主再获殊荣
  • 冬天萝卜泛滥,家家户户制作萝卜条,奶奶一次制作一坛子
  • 狗狗见主人偷拿自己狗粮一秒变脸,“小老弟你这样合适吗?”
  • “宇宙少女”程潇现身酒店 穿格子裙不惧冷
  • 2018年度最佳悬疑破案电影,非它莫属
  •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脂肪!
  • 火箭和克拉克讨论合同转正 继续与安东尼磋商分手方式
  • 秦岚一件红配绿的丑夹克居然要3万多,全靠神颜在撑
  • 来自南方的三种美味小吃,甜豆花争议大,青团味重,折耳根味腥?
  • 四种越吃越“上瘾”的食物,旁人闻着都不舒服,吃习惯了还戒不掉
  • 二哈和计算机疯狂较劲,气急败坏对着它狂吼,“有种出来单挑!”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 频道导航
    Copyright © 2017 www.zg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